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淡水桑拿

查看: 260|回复: 0

护菊者说:一段搞笑的痔疮手术经历,看一次痔疮裂开一次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0991
发表于 2020-6-10 08:3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晚上十点多赶紧去找护士,一个护士听了我的叙述说没关系,是手术后的正常反应,让我回去。我一听有些急,我说晚上这样睡不着觉,是不是大便没排干净的原因。护士瞪了我一眼说,如果大便每排干净也没什么特别办法,又拿出两瓶开塞露给我说让我积极搞点开塞露看看能不能行。

  我当场就想跟这个护士翻脸,妈的,什么叫没办法?弄两个开塞露给我就完事了?再说这开塞露我自己一个人能搞定吗?我忍住没跟护士翻脸,拿着开塞露来到厕所,两瓶开塞露用了一多半,感觉自己打根本不行,一多半都流了出来。又上了几次大号,结果什么也拉不出来。

  我回到病房躺倒床上,时间已经11点多了。这时哥肚子里的这股气还在准时的发作,三到四分钟肯定来一次龙卷风暴,这时房间里其余人都已经睡了。黑暗中我听着八戒发出的阵阵鼾声,感觉对这个人是羡慕嫉妒恨,凭什么我一个在这遭罪,你们这几个家伙却能酣然入睡?就这样,在这一夜我是分秒未睡,瞪着眼睛呲着牙和肚子里的这股仙气作斗争,心里盼望着赶快天亮。

  终于,天亮了。又苦苦熬到八点大夫上班,赶紧拖着尿袋去找大夫,大夫给我检查了一下说是大便没排干净造成了,让我去找护士给我灌肠。我又拖着尿袋来到护士室,告诉护士要灌肠,护士说让我回病房等着。




  回到病房不久,就看见那个小圆脸护士和另一个30多岁的护士推门进来。小圆脸手里拿着一个特大号的塑料吊瓶,30多岁的护士让我脱下裤子屁股朝着她们侧身躺好。我躺好后她们就把一根管子插到了哥的菊花里。然后那个特大号的吊瓶里的液体就缓缓顺着管子流到了菊花里。大概大号吊瓶里的液体流了一半,我感觉有种要上大便的感觉,护士就给我拔下管子,30多岁的护士说:你憋一会儿然后去上厕所,如果大便出来了那就不用再灌肠了,如果没便出来或者量不多,那就还要继续灌肠。

  我点点头,心想我还是赶快先到厕所占着蹲位吧,免得一会儿要拉的时候却没地方。这一次和往常不同的是,我是怀着决战的心态,抱着必胜的决心来拉大号的。哥跟大号是豁上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把大号排出来誓不罢休。我摆好了骑马蹲裆式,我准备这次是先礼后兵,先温柔的拉拉看看,如果不行那就来硬使劲拉,不管怎样我是决不能忍受肚子里的这股仙气作怪了。

  忍着菊花处的撕裂痛苦,我慢慢拉着,汗珠子开始一颗颗往下滴。灌肠有了效果,大便拉出来一点,但革命尚未成功,哥们还得努力。于是继续进行,又拉出了一点,时间估计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了。平时到这个时候我是不敢再拉了,恐怕时间长了像八戒那样引起大出血,但这次我不管了,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哥每天细心伺候菊花,但这小菊花也太不给面子,昨晚整得我几乎死去活来,这次也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我又往下蹲了蹲,菊花痛也不管了。感觉菊花的中心开口逐渐扩大,滴下的汗珠子甚至在脚下形成了一个小水洼。终于,用郭德纲的话说就是“库叉”一声,一撮便便从菊花处喷涌而出。****的,终于拉出来的。我低头一看,这一撮便便各个仿佛石头蛋,怪不得这么难拉。我眼中露出邪恶的目光,嘴角掠过一丝狞笑,看着这堆战利品,我心想:跟我斗,还差一些,哥总算把你搞死了。

  我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天高地阔,提好裤子回到病房,“库叉”一声躺倒床上,这才发觉自己后背的汗水已经把病号服都湿透了。虽然全身觉得没了力气,但感觉很轻松舒适,好久没这种感觉了,拉屎的感觉真好,我享受着这种感觉,一直躺了一个多小时才起身。



  从此以后,哥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大便算是好多了。虽然每次还疼,还要采取骑马蹲裆式,还要流汗,但毕竟能排干净了。晚上肚子里那股仙气也被哥的化功大法给化没了,能睡个好觉了。

  需要指出的是,哥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大便痛苦是每个痔友都必须享受的。平常人们见面问候总是问:吃了吗?在这里,大家见面的问候方式则是:拉了吗?不管男女老少,不管吃饭还是散步,大便总是永恒的话题。大家还记得那个和我一起入院的两个美女吧,那个刚结婚的美女那天在换药室门口跟我说:她大便太细,只有小指头那么细。一边说着,一边还伸出指头比划比划;另一个没结婚的美女则说每次换药时塞到菊花里的纱布搞得她菊花奇痒无比,晚上睡觉菊花都不敢盖被子。说这些话的时候,毫不顾忌周围的男女老少,就仿佛说她们逛街买衣服一样随便。有时在做熏洗的时候,一个房间两台机器,如果是一男一女,那么中间的帘子一拉,两人就各脱裤子,然后蹲在机器上做熏洗,还能毫无顾忌的相互聊天交流。由此可见,痔疮已经把这里的人们给同化了,经过无数次男女大夫对菊花的检查研究,无数次的脱裤子,大家的羞耻心已经降到了最低。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间,从做手术到现在我在医院已经待了9天了,到了第十天早上,奇迹出现了,我桑拿会所发现我拉完大便后屁股疼痛明显减轻,一整天的状态明显好转。我想起了那个大姐说的话,痔疮手术后大约要到第十天才会逐渐好受,这大姐,真神人也。



  第十天还有个好消息就是我的高级装备尿袋终于给摘下来了。算算日子整整挂了10天,这十天这东西和我形影不离,在我换药的时候,在我拉大号的时候,在我走路锻炼的时候,在我睡觉的时候都陪伴着我,现在摘下来还真有些不习惯。特别是从病床下来的时候我的手还是习惯性的朝床下划拉一下这是标准的拿尿袋的动作。刚摘下尿袋我还担心尿尿会不痛快,没想到小jj很争气,没有违抗我撒尿的军令,该放水的时候按时放了水,这让我很欣慰。

  第十二天,我菊花伤口手术缝合线也拆了。拆线的过程有些痛,但哥此时已经是历经磨难的金刚不坏之身,这点痛都懒得叙述。

  第十三天,在换完药后医生检查了我的伤口,告诉我明天可以出院了。我心里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终于可以告别这个人间炼狱了,忧的是在这里看到不少回家后大便不顺造成大出血,不得不再次回来治疗的痔友,我怕自己治的不彻底也弄个大出血,那可不是好玩的。再者这几天日子过得还算滋润,除了每天的换药和大便疼以外,其余时间算是好受多了,在医院感觉安心一些,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大夫。万一回家自己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家里可没大夫护士随时恭候。不过大夫说了要我出院自己也不能赖着不走啊,就算多住几天也是于事无补。这样想着,我就决定明天还是出院吧。

  第十四天,终于迎来了出院。这一天不光是我,叫兽、地中海、八戒也同时要出院。三老爷中山桑拿年龄大了体质有点弱,因此还要多住两天,但也没什么大问题。这一天凌晨5点护士就过来给我们打了吊瓶。八点多的时候,我去办了出院手续,护士给了一些包好的中草药和两盒栓剂,中草药是回家泡水洗菊花的,栓剂则是自己塞进菊花。

  在护士室我还看见了冷美人,我过去跟她打了个招呼,对她表示了感谢,毕竟冷美女和我还有特殊的接触,我不禁又想起她几根冰凉手指握住我小弟弟的情形。

  一切手续办好,我带着东西就离开了护士站。回到病房,和同房的几个人又一一告别,这才正式离开医院。

  但是,各位看官以为这就结束了吗?可惜还没有~~回家后第三天,哥哼着小调便便完,桑拿会所发现菊花那肿起恶心的一坨,就跟没做手术似的,还有点瘙痒,有点刺痛。

  这是怎么了?这么快就复发了?哥心里顿时感受到一千吨的重击,绝望的打电话给医生,医生在电话那头慢悠悠地说:“这叫术后水肿,没事,慢慢会自己消,如果消不了就过来剪掉。”剪掉?医生淡定的语气就像在说挤个青春痘。

  着急忙慌的上网查查,输入“痔疮术后水肿怎么办?”网站显示找到462万个结果,原来遭遇这情况的还不止我一个,除了痔友,还有很多肿友,真是菊花残、满地伤~~~经过哥的深入研究,我发现除了修剪,还有一些通过保守治疗治愈的,其中最有效的是用中药熏洗,网上有一款叫丰氏痔疮术后熏洗剂人气颇高,很多网友都用它弄好的,先弄一个疗程试试,老实说哥从没在网上买过药,这心里颇有忐忑,不过只是外用的,应该……没问题吧……

  店家还让我去药店买点口服药和痔疮栓,然后就熬煮了熏洗起来,所谓熏洗就是把中药熬开后先翘着屁股在盆上面给菊花做桑拿,桑拿得差不多就泡进去盆浴,一番操作下来累得够呛,哥这辈子都没这么善待过菊花,菊花啊菊花,我以后一定好好对你,你赶快好起来吧。



  之后还算顺利,菊花彷佛听到了哥的召唤,慢慢的水肿就消了,哥也成功逃过了修剪之厄,此处心情一波三折,略表。

  写到这里哥的这篇痔疮文就写完了,结束之际改写一篇《三国演义》的开篇词作为本文的结束语吧:

  堪堪菊花将凋零,痔疮痛煞英雄。

  膏药栓剂皆用用光。

  菊花依然残,几度泪洒空。

  白发天使医院中,惯治残花败梗。

  一次手术春又逢。

  护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